来一口肥厚爆油的山东肥肠!hin好吃!_大肠

来一口肥厚爆油的山东肥肠!hin好吃!_大肠
来一口肥厚爆油的山东肥肠!hin好吃! 有没有一种美食,让你初度测验前纠结犹疑、顾忌万千;一旦进口便情深似海,从此记忆犹新,一想就难抑,一切的细胞都叫嚣着“想吃”? 小编觉得,猪下水宗族中的肥肠,就是这样的存在! 作为无数人的心头好,肥肠是纠结而宝贵的存在。关于爱它的人来说,肥肠就如同是“生命之光”般的存在;讨厌的人简直是听到姓名就回绝三连,捂鼻就跑;肥肠就像是吃货暗地里沟通的暗号,默契就在对一碗肥肠的一个目光里。 不管是酱爆、干煸、回锅、红烧,仍是卤水、清汤、焦溜儿、粉蒸;不管是一碗汤油红亮的肥肠粉,仍是一盘滋滋冒油的烤肥肠;一口下肚,回肠荡气,瞬间就成了全世界最美好的人。 肥肠进口,既有弹性又有嚼劲,滋滋肥油,充盈在唇齿间,舌尖口齿尽是香味,不管多大一盘肥肠,总是不知不觉顷刻间就被吃完,咂咂嘴,仍是意犹未尽。 肥肠百变,样样味道十足;可是,一说起肥肠,人们想到的往往是川渝的肥肠,都说全国的肥肠在四川;可是,肥肠绝不只仅是在四川火,论“流量”,山东也是尖端的! 九转大肠 论知名度,非鲁菜中的九转大肠莫属!九转大肠由济南“九华楼”酒店创始,关于这道菜名的由来,一是为了投合店名中的“九”字;再者,听说这道菜的制造过程堪比九转金丹,才因而得名。这道菜以共同的烹制技巧,赋予了肥肠仙气儿。 烧制好的九转大肠似乎琥珀一般,半透明的肠衣轻轻透红。挂着酱汁的段段肥肠,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盘中,让人下筷前都要多逗留几秒,不忍心损坏这布局的美感。但下一秒又立刻夹起一段肥肠放入嘴中,大嚼特嚼一番。 每一段肥肠都入味、软糯,酥中带脆,脆中又带着几分柔韧,肥而不腻,鲜香味美。再细细品尝,便觉得悲欢离合,如同按着次序,在舌尖流通,随后又交融在了一同,真如“九转”般美妙。 九转大肠,就像山东人另一面的表现,粗中有细。十几种佐料、谐和五味,将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”发挥到了极致。从清洗处理,到刀工、火候、调味、淋汁,一项都不能大意。一焯、二煮、三炸、四烧,趁热打铁,粗暴而不失精密。 后期,九转大肠又交融了“套肠”的做法,巨细肠相套,增加了口感层次与韧感,劲道的小肠,为柔韧的大肠如虎添翼。 清炸大肠 清炸大肠,也是鲁菜中很有特征的菜式之一,在山东博山、济南等地非常有名,曾有“知味泊车,闻香下马”的说法。清炸大肠,是肥肠与大葱奇妙调配而成的,一道异样的甘旨。 清炸,即食材腌渍后,不挂糊、不勾芡,直接入油锅烹炸,对火候有较高的要求。而这道菜的关键在于葱,章丘出好葱,也有了这盘好菜! 选用肥肠较肥厚的大肠头及中段,并在肠中穿入一段葱白,一齐入锅炸,直至外皮炸酥,呈现出靓丽丰满的枣红色泽。烹炸好后,将大肠切分得巨细匀称,中心的葱段可去可不去。大葱的参加,既避免了过多的热油浸入肠内,又让大肠吸收了葱的幽香,解腻香醇,深得山东人的喜欢。 肥肠被炸的外皮焦脆,色泽美丽;放进口中,咬破香脆的外皮,内部丰满的油就爆裂在唇齿之间,肥肠的韧感也没有缺失,反而少了几分油腻,多了几分葱的幽香。 食用的时分,佐以五香粉做蘸料,或是调配济南特征的山君酱。济南的山君酱,是将料酒泡过的蒜舂成泥,拌上甜面酱,淋上香油制成的;调配脆而有油的清炸大肠,让人想起来就不由得咂咂嘴。 大肠炖豆腐 大肠炖豆腐,是鲁菜中的一道家常菜。不同于其他肥肠的做法,而是多了些新鲜直爽的感觉;有汤有料,香醇不腻,非常的补养可口。这道由豆腐与肥肠调配的炖菜,降服了无数人的味蕾。 爽滑软嫩的豆腐,跟着锅的欢腾,咕嘟咕嘟得吸收了丰满的汤汁;而香软柔韧的肥肠,在豆腐的谐和下,不只减轻了油腻,更增加了几分幽香。在回暖仍寒的春初,吃一锅这样鲜香浓郁的炖菜,养分补养,再享受不过了。 别的,也能够在出锅前参加红油,看着肥肠在红油中翻滚,皎白的豆腐点衬其间,缓缓升扬的热气夹带着香辣的浓香,口水都不由得要流下来了! 卤煮·煮锅 从开始的街头小摊,到现在济济一堂的店肆;煮锅,是山东人不能错失的温暖,也是难以舍弃的情怀。一桌人,围着一口大锅,桌下热水循环活动,大锅咕嘟咕嘟直冒热气,个人的小锅也是热腾腾的,腾腾热气中尽是食物的香气,温暖而治好。 吃煮锅,能够光明磊落的“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”;看着在中心大锅里翻滚着的肥肠、大肉丸、炸豆腐页等,随喜爱增加,大锅内的汤也能够用共用勺舀取享受。 煮锅好吃,最重要的在于肥肠!这肥肠不必肠头与粗肠,只用中心的一段肥厚适当的嫩肠,处理的很洁净,提早煮好待用,没有杂味,劲道可口。可放到汤里滚热吃,也能够让老板切成薄片,放在小碟中,蘸着佐料吃。 在唇齿间细细品尝着软糯柔韧,吸收了高汤的肥肠,鲜香十足,耐人寻味;再配上一小瓶白酒,吃肉喝酒,痛快淋漓。价格也是廉价实惠,一顿下来,酒足饭饱,大快朵颐。 烩肥肠 “嗜蒜如命”的山东人,怎么能少了这道蒜香十足,极具鲁菜风情的烩肥肠! 葱姜爆油,蒜末爆香,加料酒、高汤入锅;肥厚的大肠,吸收了足量的佐料酱汁,经旺火烹制的柔韧十足;出锅前用湿淀粉勾成流芡,撒上香菜末、炸蒜蓉或少量花椒油;满屋飘香,浓浓的肠的香气与淡淡的蒜香味,引得人刻不容缓的想品尝一番。 趁热舀一大勺放进口中,肥肠挂着浓郁的汤汁,味道十足,勾了芡的口感,愈加细腻光滑,吃一口,便把柔、韧、爽、滑,都品尝到了。 这道菜看似简略,却也要费不少功夫,除了肥肠要处理洁净,成菜的汤汁也要清亮;煸蒜蓉,烹料酒的火候要适中;芡汁的浓稠更是要适度。总归,这道菜也是鲁菜的精益地点——要想品得一口甘旨,功夫是少不了的。 讲到现在,小编现已不由得要流口水了,格外牵挂那或裹着酱汁,或被红油相拥,或躺在烤盘上滋滋流油的,肥厚柔韧的肥肠! 待到疫情平缓,一定要去吃肥肠!去体会一咬满口过瘾的直爽,去品尝那无法言说的妙处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